FUKUJIN TOUR 2008 IN TAIWAN (福神演唱會感想)


我該怎麼告訴你,我的思念……

福神演唱會,我做了之前從來沒做過的一件事,就是一大早去排隊,領號碼牌,並且沒有離開再繼續坐在石板地上等待取得簽名資格,當等待的時間未達一半,我的背痛、腳痛,特別是舊疾的關節炎,全都出現了,然後晚上的演唱會可還等著我,拉著一起去的朋友做做體操,看著天氣不錯的晴空,背拉背的我背筋還是骨頭發出「啪嘰」一聲--
苦笑……


然而,在福山芳樹さん和神奈延年さん面前遞出簽名板時,這一切就都值得了……



當第一首歌音樂一下,身旁的朋友和同事一邊唱著、一邊流淚,比較不會流露感情的我,也只是紅了眼眶,在台下由上看去,我才知道自己是多麼想再見到福山さん的笑容,而這次他還跟神奈さん一起來,熟悉的聲音,熟悉的笑容全開……

我的思念一瞬間爆了開來,二年前我在最後一排看著遠遠的福山さん,因為身為當時身為採訪編輯的我,覺得舞台最前方的位置要留給辛苦排隊的歌迷,可是即便是靠在最後一排牆上向舞台望去,歌聲裡的感動還是穿過我的耳膜和我的心臟,直接將那份溫暖烙在我的靈魂上頭。

2008年的這一場演唱會,即使已換了工作我依然還是那個小歌迷,雖然不再是採訪編輯的身分,可是我只想再一次聽見那個溫暖的歌聲,然後再一次告訴福山さん:「謝謝你遵守約定,又來台灣了!」還有「謝謝你把神奈さん一起帶來了!」

演唱會當日的上午,當我還很無聊的排在隊伍之中時,有熱血的同好制作了一面マクロス7的大旗讓大家簽名,我一邊寫著一邊不安的頻頻問著旁邊懂日文的男生「福山さんお帰り.神奈さん台湾へよこそ」寫法,雖然現在有在上日文課,也覺得大概是這句沒錯,但是實在不想用大概的心情寫,把錯字寫在同好精心製作的旗幟上,謝謝那位被我拉著問的同好。^^

演唱會的內容又喊又叫,跟著唱、跟著笑,聽著福神為我們帶來的全新巴薩拉小故事,神奈さん的演出根本就把錄音現場帶來台灣了!
除了主題的マクロス7,福山さん也唱了自己專輯的歌,和神奈さん帶來許多專輯的新歌,神奈さん也會作詞作曲,真是位多才多藝的聲優吶!

正要開唱自己創作的抒情歌前,神奈さん像是在為自己加油的大喊著「YA~I!」,台下的眾人也齊聲吶喊,台上的神奈さん忍不住吐嘈自己「明明是抒情歌為什麼在那邊熱血」,惹得台下歌迷笑翻,抒情歌一下歌,我們幾個正支持著神奈さん最新配音作品"自我中心戀愛"的草間野分的歌聲,從音箱裡徐徐傳來,除了感動,在台下幾個小腐女偷偷的笑了。

「野分很溫柔,就算不是耽美向作品,假使是一般向,我還是會喜歡這個野分!」同行的ViVI這麼說著,我也很認同,真開心這麼溫柔的歌聲就在草間野分的身上。

熱力無限的福山さん位置在我邊待的這一側,只要他一轉頭,笑容就朝我們直直射過來,和二年前我初次見到他時的一樣,那笑容幾乎眩了我的眼,我又想拉住他的手,請他留在台灣了!

不曾變過的歌聲,直達心裡深處的感動就從舞台上的福神二人唱出,我的位置就在音箱旁,福山さん和神奈さん跟大家的歡呼聲,讓演唱會還不到一半我就耳鳴了……當然捨不得摀著耳朵,我只是更專著的看著台上那道眩目的光,嘴裡唱著那幾首歌,一首接著一首。

比較意外的是神奈さん唱了アンジェリーク和ふしぎ遊戯的歌曲,這場演唱會的歌迷好像比較少人知道アンジェリーク,神奈さん演唱前大概說了沒想到台灣也有許多日本的動漫電玩作品,接下來要演唱的アンジェリーク不曉得大家知不知道,現場多是マクロス7的阿宅男同學,對乙女GAME的了解恐怕有難度,台下的我忍不住大喊了ランディさま,後方的女孩子們也開始這麼喊,誰叫當初在アンジェリーク的世界裡,我放棄女王不當,第一個就找ランディさま陪我私奔。(笑)

這一次的演唱會福山さん沒帶著上一回帥氣的貝斯手和鼓手,整場ライブ的伴奏,全由福山さん和神奈さん親自演奏,沒看到貝斯手有小小的失望,但是這一次聽到福山さん絕讚的吉他彈奏的時間好像比上次還多,也是一種幸福,穿透靈魂的歌聲,還有高超的吉他,溫暖的笑容,ライブ裡福山さん也不時的帶著神奈さん下音樂伴奏,還淘氣的在舞台上玩起空氣棒球!
怎麼可以讓我愈來愈喜歡到無法自拔,那這樣明年不來的話,我要何時才能再看見那個笑容?!對不對?!
當福山さん說既然大家那麼喜歡福神,有機會希望把整團的福神再一次帶到台灣,到安可曲再出來時,有機會已經變成「来年」,我激動的大喊お約束的聲音淹沒在大家的歡呼聲中,那個約定是不是在大家的歡呼中定下來了呢?

如夢境一般幸福的演唱會直到最後一曲伴隨大家的嘆息聲,就要劃下句點,我知道嘆息聲裡的意思,這一次的演唱會結束後,不曉得什麼時候才能再聽見那溫暖的歌聲,當二人的吉他聲一響,我的眼眶立刻又泛紅,跟著唱著熟悉的歌曲,還唱不到一半,我的淚水就一顆顆的掉下來。
我想我沒辦法再想出更美的詞句來形容我內心的感動。

演唱會終究還是會有結束的一刻,只是花了一整天排隊,腰酸背痛的喜悅才要來臨,我取得了簽名資格呢!

排隊簽名的時候,我把我今天帶在身上的護身符緊緊捏在手中,我只是一個小小的希望,也許不會成真,真的只是一個希望。

先跟會日文的ViVI再一次確認自己的文法沒有錯,上了半年的日文課,我不用死背讀音,能用文法排列日文,雖然只是簡單的句子,可是比起二年前,只能在採訪的時候靠翻譯編輯為我翻譯我想說的話要好上太多了。

我的位置很後面,看著福神二人組一一簽名的同好大大的擁抱,我還在想那個小小的心願能不能如願以償呢?

等到我遞出板子,一旁的STAFF要我寫下自己的名字,要讓福山さん和神奈さん寫下我的名字,我打開掌心那是二年前只有我一個人拿到的護身符,在採訪的空檔福山さん特別請工作人員取來一枚pick為我簽名。
我看見自己的右手在擅抖…腦子裡組合好的句子亂成一團,只記得告訴福山さん,我一直很想念你,當福山さん說出,妳是那位MIO並給我一個大大的擁抱時,興奮的尖叫在腦子裡喧鬧,但也沒忘記我喜歡的神奈さん,他配過好多我喜歡的角色,腦子的轉速回不了正常,回過頭我居然只能用著哽咽的聲音告訴他:「我好喜歡你的聲音,謝謝你來到台灣。」
我想是那個哽咽的聲音嚇著他了,神奈さん放下手上的筆先給我一個擁抱,接下來我只像台壞掉的唱機說了二次還三次…請你們明年一定要再來台灣,而且要二個人一起來,是福神一起再登台。
當我抱起簽名板要離開時,福山さん又攤開手臂給我一個溫暖的擁抱……

我不曉得一個人的一生會記得有幾事情感動了自己,但是當我一邊流著眼淚一邊寫著這一篇心得時,我想,我這一輩子一定都會牢牢的記住這一晚的感動。

「福山さん、神奈さん,また 来年台湾に来て下さい!」
[PR]

by miosasuka | 2008-11-24 02:28 | 日記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