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分鐘了解魔裝機神的故事!



因為最近我的MSN幻燈片輪播閃光閃太大,一堆朋友都在問我那是啥?哪個作品,有鑑於女生真的很不擅長SLG,所以我都只能抱著說說的心態介紹……
但只要一個問,我就要寫一次大綱實在很累,所以決定一次就把正樹追著愁跑的故事寫給大家看,看完大家就會了解,這個故事並不是某個路痴倒追,是有個心機重的傢伙單戀的故事。(超大誤)






故事的舞台從地底世界拉奇雅斯(ラ・ギアス)一個存在地球內部四次元與五次元歪曲空間的世界,世界裡有陸地、海洋與太陽的大地說起,在那裡除了由數十個國家組成,雖然稱為地底卻擁有不輸給地上的高度科技和地上世界所沒有的鍊金術。
然而古老的大地有一個傳說,就是那會帶來毀滅的破壞神就要甦醒並且就要為大地帶來無法挽救的破壞,於是存在於拉.奇雅斯最古老的王國蘭格朗用科學融合鍊金術創造了與元素精靈訂立契約開始了魔裝機計劃,而在這之中也創造了最強的機器人──魔裝機神。
只是魔裝機神的操作除了要被精靈認可,還要有強大的普拉納(氣),個性比地上人要安定許多的地底人,沒有那麼強大的情感波動,只好用召喚術,召喚了地上人,請他們協助來維護拉.奇雅斯的和平。
只是除了破壞神的存在帶來威脅,週邊的各國也因為蘭格朗製造了魔裝機神而備感威脅,讓這片土地的局勢逐漸失衡……

就在某一天主角安藤正樹被召喚到這個不為地上人所知的世界,因為雙親是為恐怖分子所殺,所以厭惡戰爭的正樹本來是打算回去日本,而不打算當這個地方的救世主,只是無意中的出手,讓他駕上魔裝機幫忙蘭格朗退敵,雖然討厭作戰,但也討厭看到一個國家單方面被侵襲,於是就留下來幫助蘭格朗。
在蘭格朗召喚的地上人之中,陸陸續續已有三人被精靈所承認,當上魔裝機神的駕駛,唯最後一機被製造出來也堪稱最強的風之魔裝機神賽巴斯塔尚未有操者,卻在某日不慎被邪神的信徒奪取,被路過的正樹阻止,當時感受到風之精靈召喚的正樹在一番拚搏後,搶回了賽巴斯塔也因此得到了風精靈的認可,成為魔裝機神的操者。

但當上操者也不是很輕鬆的事情,並不是有了強大的能力就可以為所欲為,精靈只願幫心思清明、有良知的勇者作戰,除了要防範邪神再度的侵襲,也要適當的阻擋他國的勢力,維持拉.奇雅斯這個世界的平衡。

不過在正樹得到了使役魔後,有一天很閒就駕著賽巴斯塔回到地上去,遇到一個駕駛著藍色機器人的紫髮男子,大概是野貓般的直覺,這個男人絕非善類,所以口氣很差的跟人家嗆聲,卻換來很好心(?)的勸告,駕著地上人未知的機器人在地上亂飛,被發現的話是會被抓回去做實驗的哦!(誤)
紫髮的男人就要勸正樹小朋友乖乖開回家去,不過這個男人太過可疑,還知道自己駕駛的機器人不屬於地上,讓正樹對此人的不信感再度加深,但紫髮男子出現後,自顧自的說完話,就又完全不把人當一回事的獨自離開,就算覺得哪裡怪怪的小路痴,也不知道該找誰咆哮,只好當成把紫髮路人的話聽進心裡,乖乖回去地底。

雖然回到地底之後的紛爭不斷,正樹還是在養父兼師父的教養下,努力的守護和平,但是被封印的邪神,勢力卻愈來愈強大,且數度破壞由蘭格朗王族維持的調和結界直攻國境內,於是正樹和他快樂的伙伴們前往邪神殿調查有關邪神的事情,無巧不巧又遇到那個看起來就很想揮一拳過去紫髮男子,說他是來研究這裡的考古價值,但看到正樹遇襲,需不需要幫忙,在人家微笑的亂說一通之後,這種理由笨笨地正樹也信(明明玩家就可以選不要),正樹第一次和這個紫髮不知名的男人合作,雖然同伴覺得那人很眼熟,但也因為想不起來作罷,就在打完擋在邪神殿前面的敵人後,那個果然是騙子的紫髮男人說他為了研究先行一步進去邪神殿,正樹在後知後覺發現自己被騙後追了上去時……紫髮的男子說他逛完街了,邪神殿裡沒啥值錢的東西,想回去了。
而且很好心(?)的告訴正樹,你再繼續過來會觸動機關哦!(笑)
想當然耳,雖然很笨的正樹不會再被騙第二次,決定上前揪住男人的領子,好好扁他一頓,才往前行果然就觸動警報,出現了神殿的守護機,紫髮的男人此時笑笑的說:個人造業個人擔,我也不是沒警告過你,這次就請你自己慢慢打。
等到正樹和伙伴好不容易收拾了殘局(雖然是自己惹的),那個看起來很欠扁的紫髮路人又出來說一些鬼話後,就.跑.了。

帶著心不甘情不願的心情回蘭格朗王國,正樹還是算努力的當一個魔裝機神的操者,但一切事情的開端就在從那個背教者的來到開始……讓王都被邪神力量一再入侵的原因有了解答。
曾是王國第三順位繼承人的王儲,紫髮紫眸駕駛著不屬於地底世界的機器人格蘭森,捨棄了在蘭格朗王國王儲之名換上了邪神的名諱,他自稱白河愁出現在眾人面前用著邪神信徒的身分回到王都並且帶來災禍。
從一見面開始算的帳,正樹已經被耍了很多次,所以相當不甘心的單獨迎擊這個名叫白河愁的男人,卻因為賽巴斯塔的整備未完成不敵慘遭重創,此時正樹的養父兼師父傑歐路德出面迎擊曾經也是自己弟子的王儲白河愁,但在看過那架藍色的魔神後,也知道憑一己之力是無法守護身後這個在拉.奇雅斯矗立已五萬年的古國蘭格朗,但也不能毫無抵抗的任背教者輕取,即便自知自不量力的情況下也上場迎戰,傑歐路德卻在敗戰後因逃生裝置故障,命喪於此。

悲傷的正樹追上這個曾為蘭格朗王儲卻又甘願為邪神賣命的背教者,誓言殺他為報養父之仇,當然結果是在正面對決的時候掉進絕望的深淵,不知該說太笨還是太熱血,這笨小孩的情緒太過高張引來風精靈的共鳴,將賽巴斯塔的能力提高到最大,雖然對白河愁的格蘭森造成重創,不過也讓自己差點掛掉。
看準蘭格朗正疲於受到邪神的攻擊,週遭的它國也趁此機會出兵,被背教者的白河愁催毀防禦的一角,蘭格朗王國的結界再也撐不住防衛,被敵國乘機大破王都,其他王位繼承人失蹤、四散,大地的魔裝機神遇襲喪命,只留下三位魔裝機神呆望著他們沒能守護王國的悲憤。

雖然蘭格朗的亡國不是由白河愁親手破壞,但引來邪神的破壞讓蘭格朗背腹受敵的窘境卻實是由他所為,於是魔裝機神的操者決定兵分兩路,一邊尋回流離失所的王儲,一邊去找尋這個背教者,弄清楚白河愁的意圖。
(魔裝機神第一章)

小笨樹就這麼迷路的駕著賽巴斯塔飛到地面迷路,在南極遇到正在左手打地球國連軍、右手打外星人的白河愁,看到這種雙邊打的姿態,根本就像是在地底一樣,曾為王儲繼承人卻屈身邪神,引邪神和製造機會讓它國破壞自己的國家,等到兩邊勢力重新洗牌後,又放著不管的姿態,實在讓人很不爽,正樹好不容易找到白河愁要把事情問個詳細,沒想到才開打一下子,白河愁說他很忙,人家手揮一揮,沒空陪小朋友,要去找比安博士就……又.跑.了!
已經回到地上的安藤正樹不可能啥事都沒做就這樣空手回去,又聽見白河愁要去叫比安博士的人那邊,正和外星人接觸的地球人,因為白河愁用地球人的身分對外星人開火,又要到把槍對著同是自家地球人的比安博士那邊,因為地底也是地球的一部分,守護地球也是魔裝機神的使命,正樹就留在地上幫助國連軍對抗比安博士,直到後來才發現地球的高層是打算把地球賣給外星人,比安博士憂心年輕人不敵外星人,才自己當壞人兩邊打,訓練年輕人有能力對抗外敵。
(第二次機戰、動畫OG 擇其一)

這其中白河愁不再出現,只是聽從比安博士的指令看著地球人打地球人,贏的那方地球人再去打外星人,終止外星人的入侵。
當好不容易打贏了比安博士,白河愁一度用著也是也地球人的姿態,偶爾出手幫一下國連軍作戰,不過他以前痛毆國連軍的印象,讓大家非常深刻,所以正樹也沒忘記他在地底幹過什麼好事,處處防著他,就在打贏外星人的時候……
白河愁的機器人變身了,他不只是科學家也會地底世界的鍊金術,用此改造了自己的愛機,然後單挑抵抗外星人成功的整個國連軍最強軍隊。
雖然這個男人沒有說要征服世界,也不像要破壞地球,明明眼前就是最強的軍隊,但依然不把眾人放在眼裡的挑釁看起來就很刺目,雖然還是不明白他想幹嘛,但在戰場上的炮火已經拉開戰局,沒時間讓正樹再多想,只能提劍上陣,地球聯合部隊的軍隊,當然也不是等閒之輩,一堆人圍爐一架魔神,總是能打到他能源用盡束手就擒,當正樹一劍刺下去時,白河愁自己創造的魔神還是有被人擊破的一天,但是他卻說他不後悔引發這一場意外之戰,因為這一役的關係,所有的事情將被劃下句點,他的能力也只走到這一步,而戴在他身上的枷也因為這最後一擊讓他能從中解放。
白河愁死去之前只留下讓人不明白的話,誰也不知道他為什麼製造混亂,曾經攻擊地球人又守護了地球,卻又在最後對著地球人與槍相向,一切沒有來由,也隨他的死變成不解之謎。
正樹對這個男人想追問的答案沒有得到任何解答,只得到更多的謎團,在地底是這樣、在地上也是,白河愁只做自己要做的事,卻不給任何理由,但是擊敗他的正樹沒有勝利感,除了落下不明白的淚水,還有更多的惆悵。
(第三次機戰、α外傳、OG外傳 擇其一)

在不算完成使命的情況下,正樹回到王都,大王子正在收拾殘局,正樹也得幫著收,但事情愈演愈烈,一度亡國的蘭格朗只好召喚更多的地上人來平息戰火,在地上一起並肩對抗外星人的伙伴被召了下來,才知道原來地球還有個地底世界,總不能地上的世界沒事了,這裡卻是不平靜,於是地上的大家幫忙作戰,但發生意料之外的事發生了,得到力量的蘭格朗大王子,認為要平定戰事最快的方法就是用武力,正樹只好和其他三位魔裝機神的操者,與地上的伙伴,親手阻止王子一錯再錯。
(機戰EX 正樹之章)

就在地底的事件平息之後,地底世界似乎又回到了暫時的平衡,但正樹有時還是回到地上亂晃,很難相信白河愁就這麼離開了,這個人不是最會耍著別人了嗎?那麼強的人,真的就這樣死了?他說他得到了解放,什麼解放?人一旦死了就什麼也沒了,難道那種自由是短短幾秒也好?
但因為地球好像又有外星人要來打了,不久之前在地上的伙伴來到地底幫完忙要回去時,正樹丟了一個通訊器給人家,說地上有危機,請按一下,他就會出現。
可是當地上的伙伴用了這個緊急通訊器後,機器人飛很快武裝又很強的賽巴斯塔認路痴當操者,就會完全的浪費了機動性,因為小笨樹完美的避開日本領空繞了地球十圈,還是沒找到地上的同伴。
就在正樹迷路到了一片茫白的南極,那邊只剩戰後被大肆破壞的廢墟,在那白茫茫的大地裡,正樹的眼前出現的是那架讓人為之一顫的藍色魔神……
正:白河愁,你沒死?還活著?你躲哪去了?
愁:請問你誰?
正:你他媽的問我是誰?!不要開玩笑了!
愁:不好意思,因為很多原因,我現在不記得以前的事情,為了找回我的記憶,我還有事,就先不奉陪了。
正:站住!我有話要問你!你最後說的話我不明白!你到底還想幹嘛?
愁:我現在只想取回我的記憶,就不陪你玩了哦!
(以上對話是只有部分類似。XD完全正確的台詞人家當然記不住。)
聲稱自己不記得所有事的白河愁,說要去踏上找尋自我的旅程後,又扔著正樹不管,跑.了!
正樹深深覺得自己有一種被人耍著玩的感覺,但被耍了也不能怎麼樣,打他嗎?先逮到人再說吧……(嘆)
就在一邊幫地球禦敵,那紫髮的礙眼男人,時不時的用找記憶出來眼前晃,這一次出乎意料的沒來找麻煩,不但不會再不分青紅皂白亂開槍而且好像真的很認真進行追尋自我之旅。(騙人!那個傢伙才沒那麼上進。)
一開始很不像裝的,但後來又很像裝的,有誰能在眾人作戰途中失去情報和頭緒時,路過出現講一些關鍵字的?一環扣一環,如果不是自己有經歷過,會把這些地球和外星人的恩怨糾葛、利害關係了解的這麼透澈。

正樹:白河愁你果然是假裝不認得我,欺騙我的感情!(指)
愁:我沒騙你,一開始真的連你也不記得,後來就全想起來了,只是沒有告訴你。
正樹:為什麼不跟我說?
愁:你……又不是我的誰。(呵)
正樹:我不是你的誰?我這麼勞碌命,地上地底飛來飛去的,不是因為你是為了誰?!這種話你也好意思說?!
(本段只有一、兩句接近原作。XD)
(第四次機戰S、機戰F 擇其一)

白河愁有時會晃到國連軍眼前,一下子又消失去忙自己的事。
原來在之前的戰役他真的是死了,只是這麼好用的棋子死了倒也可惜,於是被邪神的信徒帶回,在邪神官的力量下,用邪神的蘇生術為其施咒,給予新的生命,不過……那個古文已經是老掉牙的前代古物,不常使用當然就不會很熟,所以技術很兩光的邪神官復活了白河愁,卻讓他丟了大半的記憶,其中就包括和邪神定立的契約,因為重生了加上忘了那些事情,所以理所當然以前的事是以前,現在是現在,所以忘掉的東西就是等於契約不成立(有這麼好的事?),忘了就是忘了,不然你咬我啊!邪神官不完全的蘇生術也不能代表這個力量是邪神給予的,所以白河愁就甩下那個兩光神官,踏上尋找自我的旅程。
白河愁很聰明,差不多是點一下就舉一反三,很快的就找回記憶,雖然從很久以前被迫和邪神定立的契約,因為這次白痴神官的兩光技術無效,但血契是存在的,好不容易活過來了,難保哪一天會逼不得已得再回去當邪神的直銷人員(才不是),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殺了神。
邪神官是要用自己當餌,把愛慕自己的堂妹送上祭台當祭品,用恐懼和恨當引子,讓邪神復活,然後白痴神官就可以統治地底世界……可是堂妹對自己只有滿滿的愛慕,哪來的恐懼與恨,所以白河愁把神官推進魔法陣,把邪神的復活咒唸完,被白河愁陰了的邪神官因為對白河愁有滿滿的恨,所以邪神復活了……
在一旁駕著自己也參與開發改造的新.格蘭森也等很久了,為什麼加入鍊金術,因為這個鍊金術就是當初為了封印邪神做的咒法,用鍊金術改造不是用來打地球人,而是有朝一日能殺神。
神被復活了一下下,就被這個等很久的人類給殺了,就像片名叫魔蝎大帝的電影,那隻肌肉蝎子出來不到十分鐘就領便當下戲,十分好賺。
(機戰EX愁之章)

因為宰了邪神,所以就可以很放心(?)的恢復記憶,曾經利用自己的國家或單位,差不多之前都順手報復過了,好像有一個漏掉的,就是名叫賽賽南外星人,居然在技術合作的時候,在格蘭森的引擎搞鬼,以為地球人的科技沒有可以視破的嗎?很不巧身為測試駕駛員的白河愁不但參與開發,而且還是地球上少見的天才科學家,所以當白河愁的記憶恢復的時候,就代表有人要倒楣了。

布萊德艦長:我沒聽清楚,請你再說一次……
愁:為了地球的和平,請讓我加入倫德.貝爾的軍隊一起抵抗外星人。(笑)
布:……(扶額)
正樹:你又來幹嘛?(指)
愁:陪你打外星人啊!(笑)
正樹:你沒騙我?你沒有不良意圖?不是又為了某目地。
愁:邪神都被我親手宰了,我現在樂得清閒,沒有理由與你們為敵,只是我和賽賽南有點私事要解決,想說順道一起去也不錯。
正樹:有點私事……(嘆……這傢伙樹敵還真不少。)那個……這傢伙的話應該可以信,他想跟就讓他跟吧,如果苗頭不對,我會第一個回頭滅了他的,艦長。
布:……好吧!歡迎你加入。(好像得到了火力強大的伙伴,又好像哪裡怪怪的,胃好痛……)
(以上是接近原意的故事,主要台詞還是不可能記得。XD)

在順利的打倒賽賽南之後,白河愁就賴著不走,會用著伙伴的身分,陪著地球連邦一起去打敗想征服宇宙的野心家。
再一次的守住地球的和平之後,偷跑出來地上的正樹還是得回到地底,去守護另一個世界的和平,看著白河愁……
正樹:喂!你不會再亂來了吧?
愁:沒人想利用我的話,或是刻意與我為敵的話,我「應該」都不會動手。
正樹:……(喵滴,你利用別人怎麼算。)我先警告你,如果你再想幹壞事的話,我會再追著你跑哦!
愁:呵……。
莎菲妮:安藤正樹,我先跟你說,我家愁閣下可不是HOMO哦!(日本的HOMO就是暗指GAY的意思)請你不要一直追在他屁股後面跑。(這句是真的腳本裡有哦!)
(莎菲妮……迷戀白河愁到用色心抵抗邪神成功的邪神信徒,現為白河愁信徒)
正樹:歐巴桑!沒人在跟妳說話。(這句也是腳本有的,重點是正樹你為什麼沒否認人家壞疑你是GAY的事!)
莎:你叫誰歐巴桑?沒禮貌的小鬼!我才大你三歲。(原腳本)
正樹:哦…看不出來。(原腳本)
愁:沒事的話,我就先告辭了。(原腳本,是說愁閣下,你的部下暗指有人暗戀你,你也不澄清?)
正樹:不要再去做壞事哦!

改行擔任地球和外星人之間的居中協調者的白河愁,看起來好像還是滿忙的,就這樣先行離開,正樹也再度被上來抓他回去幫忙復國的其他魔裝機神操者,給拎回去。
(機戰F完結篇)


回到拉.奇雅斯的正樹,非常的勞碌命,因為別國也順利的開發強大的魔裝機,且作戰能力不輸魔裝機神,當然擁有這些武裝的敵國也想用武力統一地底世界,魔裝機神的操者必須依著和精靈的約定維持地底世界的和平奮戰。
在王都毀滅的時候,好像不小心喚醒了魔裝機神製作者之一的鍊金學權威溫蒂,她死去的雙胞胎姐姐的靈魂,利用著溫蒂的身體開發了強大的魔裝機,如果不剷除的話,這樣的技術被它國利用,地底世界可能永無和平,在打倒了最後開發的強大魔裝機,也把鍊金術師溫蒂送到神殿醫治,讓她孿生姐姐的精神能完全消失。
還有兩國的野心家和瘋子要解決,在得到這兩國原本的國民支持,希望拉.奇雅斯回到和平,各國的權利回到互相制衡,而不是這樣永無天日的戰爭,正樹一起和他國的使者一起努力打倒這些趁亂奪政的野心家後,終於恢復了地底世界的和平。

就在戰後為了恢復國務繁忙的要死時,但……不知為何以前在邪神麾下的邪靈機,突然變好多……該不會白河愁說要殺神,沒有殺得很徹底吧。
還在很煩惱的時候,身後的一票親朋好友說,打仗打好久,要出去玩……
一群人到海邊玩時,巧遇也去那邊的白河愁,在所有人都穿著泳裝在沙灘上玩水踏浪時,有一個人穿著白色長大衣登場,那個景象,說有多不協調就有多不協調……
愁:正樹!真是奇遇!
正樹:愁?為啥?你這傢伙為什麼出現在這裡?
愁:你太大聲了,不用說那麼大聲,我也聽得到哦。
愁:你們如果沒事的話,就離開這個地方吧。
正樹:這話是什麼意思?
因為邪靈機不斷的出現
正樹:愁!該不會又是你幹得好事!?
愁:猜錯了哦!我只是警告你們危險,不過我也還要追查這些事。
正樹:算了!先幫你,打完之後你要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跟我說哦!
愁:這是當然的。
(以上是接近腳本的台詞)

總之就是沒死透的邪神官又想要復活邪神了,所以又讓邪神的力量變強,邪靈機又數量增多了起來,也因此為了不讓那個兩光神官利用這個邪惡的力量,正樹決定要跟著愁一起去打倒那隻頑強的蟑螂神官。
沒想到一踏入邪神殿,卻因為該地是邪神的地盤,所以邪神的力量大增,邪神官就利用這種不好的力量再度為白河愁洗腦,將他再度變成邪神的信徒。
此時的正樹很不甘心,眼前的傢伙不是才說過自己終於得到完全的自由,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怎麼才踏上邪神的地盤沒兩秒就被帶回去,很生氣的對著他吼!
正樹:這樣也沒關係?你的意志力就這樣而已隨隨便便就可以被叫回去幫助那隻小強?說好的打敗邪神呢?還是你之前說的話都是個屁?
正樹:再不醒來的話,我會過去直接把你巴醒哦!
愁:……謝謝你,正樹,你說的話很受用,比邪神帶來的影響還要大呢!
(只用接近台本的話,請稱這邊正樹的說得為愛的告白,沒有愛的力量,怎麼可能輕易戰勝邪神)

醒過來的白河愁根本就強的跟鬼一樣,開著專門設計用來對付邪神的新.格蘭森和正樹聯手,輕輕鬆鬆的打敗了那隻小強後,束縛白河愁的力量終於完全消失。

白河愁又暫時回到地上和宇宙間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愁:那麼就先這樣了,正樹……
正樹:啊…你又要離開啦?
愁:是啊,我不會一直待在這裡。
正樹:一點也沒變,我說你啊,我還沒有完全信任你的哦!
正樹:你的想法我還是不太懂,對人、對事,還有你說的話
愁:呵……這樣?但是正樹…難道你在幫我之前都沒想過?
正樹:我……老實說作夢都沒想過會跟你並肩作戰。
正樹:那…愁,你接下來要幹嘛?
愁:這個嗎?我也想問問,你接下來的打算呢?
正樹:我?我嗎……做什麼好呢?
愁:我也一樣,之後的事不是自己想,就能如願以償。
正樹:應該是先和炎龍他們聊聊吧!
愁:那麼,我就先離開了,王都那邊我就不再去拜會。
愁:現在的我,應該也只能看看哪邊是還有我能做到的事。
正樹:這樣哦!

等白河愁離開後,先是追著白河愁的兩位女生登場,再度強調白河愁絕對不是GAY,請正樹不要再纏著愁(所以說……三番兩次強調是?危機感?)
正樹:我不知道他去哪裡啦!你們又要追上去哦?(你又被暗指是G耶…真的不否認一下?)
倒追正樹的兩位登場,開始聊正樹和白河愁聊好久,感覺感情還不錯。
正樹:為什麼女孩子們都喜歡聊奇怪的話題……(所以說你還是不想撇清或來個解釋?)
女孩子就一聊,聊到正樹如果被白河愁整個打包帶走怎麼?也許會有一點苦惱吧……(妳們是腐女哦?還是也看出端倪了?)
正樹:有點能體會愁被兩個女生圍著的辛苦……←所以說,女生倒追你,你的感想只有這樣,完全沒有臉紅心跳?XD 還是心早就跟著白河愁跑了?
(魔裝機神第二章 邪神降臨)




每次看著正樹和愁,我就是有一個想法……
他們的故事到最後啊,正樹還是很在意白河愁,但不曉得自己為什麼從一開始就是很在意他。(以腐之心的看法,就是愛上了,但自己沒有查覺,所以才會藉口為了不讓你去做壞事,所以我要盯著你哦!)

白河愁剛好相反,在得到完全自由後很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但是礙於對方太遲鈍,如果開口說實話,說不定會換來對方難為情的否認加追打,最乾脆的沒事就到心上人眼前晃晃,製造些奇遇,說說一些關鍵字,讓他以為自己圖謀不軌,再追上來,還是與自己並肩作戰,所以說……會不會太陰險了啊!



總之,魔裝機神就是這樣的故事。
一個還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很在意那個紫髮男人的小路痴,
一個與其自己開口追,不如丟餌讓小笨蛋追上來的單戀陰險男。
[PR]

by miosasuka | 2010-06-12 20:59 | 魔装機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