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秒了解白河愁!


因為在上一篇寫的東西三分鐘被抗議絕對看不完,所以我這次決定幹更惡劣的事,所以要看本篇之前,請先按碼錶。XD

會一直聊白河愁,是因為他身上的謎團太多了,不像正樹就是隻簡單易懂的小笨蛋,雖然我三番兩次都是在寫的事有關白河愁,但我要嚴正聲明,我是正樹飯,不是愁飯。




白河愁 (シュウ=シラカワ) 21歳(舊設定使用) 身長184㎝、体重61㎏
原名クリストフ・グラン・マクゾート(音譯:克里斯多福.格蘭.馬克索多)在成為邪神信徒時更名為クリストフ・ゼオ・ヴォルクルス(音譯:克里斯多福.傑歐.沃魯克魯斯),他的爹爹是蘭格朗國王的弟弟,他的親娘是日本人名叫白河美咲,白河愁這個名字是很疼愛自己的母親為自己取的,所以白河愁最喜歡這個名字,對外也只用這個名字自稱。
因為是混血兒的關係,不但持有地底世界的魔力並且還有地球人高普拉納的特質,拉格蘭皇室皇位第三順位繼承人,腦袋更是世界上難得一見的天才科學家。
據說他的母親是不小心掉進地底世界拉.奇雅斯,然後被撿回去當後宮妃子,因為我也是爬網路資料看到同好分享才知道的。(可以的話,請大家用念力叫阪田雅彥把小說生出來,發行商業誌版本,不然《闇の記憶》就一輩子在黑歷史中)

據《闇の記憶》同人小說裡面寫的,白河愁小時候過得還滿幸福,因為白河美咲非常的疼這個兒子,小時候的白河愁是個坦率的小朋友(看看他長大的樣子,真是男大十八變……),但是因為後宮美女多,後來的美咲還是被她的丈夫,就是撿她回去的大公冷落了。
又因為美咲是地上人,兒子是混血兒,王宮貴族裡雖然有想國王那一家子和善的樂天派,但也應該也養大了不少紈袴的白痴小孩,所以沒事就會欺負白河母子倆,但是白河愁因為有媽媽的疼愛,所以本來還都可以不太在意這些鳥事。

不過一直希望能夠回到地上,卻無法回去的美咲後來還是因為思鄉之情,還有種種的原因崩潰了,所以就開始尋求各種方式希望能夠回到地上去。
在蘭格朗的信仰裡有三位神祇(破壊神サーヴァ=ヴォルクルス、創造神ギゾース=グラギオス、調和神ルザムノ=ラスフィトート)和精靈信仰,唯一不准拜的就是破壞神,但因為美咲的思念已經讓她發狂,所以當最後邪神信待要她獻上兒子當生贄,發狂的美咲就將自己最疼愛的兒子獻上去,並親手在他的兇口劃上一刀。
為了讓瀕死的白河愁在母親的背叛中活下來,邪神官在白河愁已失去意識的情況下,創造了奇卡,穩定白河愁的生命,奇卡和王宮裡製造的使役魔不同,奇卡不會承襲和分享白河愁的記憶,不過一樣會反映主人的性格。(總之是隻多話又愛錢的鳥)

白河愁曾經希望自己是塞巴斯塔的測試駕駛,不過可能因為是邪神的契約,還是和風精靈個性不合,或是因為他不是個路痴,總之風精靈並沒有選擇他。

後來,雖然是地底,但是和地上的世界還是有互通有無,為了交換科技還幹嘛的技術交換,地底世界需要派人上去(應該是為了魔裝機計劃),但是地底世界其實是有一點看不起地上的科技,想來想去好像沒有什麼適合的人選,最後想到有半個地上人血統的白河愁,所以就扔他上去當小留學生。(其實我不曉得他那時幾歲XD)
對地底的王國某些人來說,白河愁是混有地上血緣的雜種王儲,對地上的人來說白河愁是地底來的土撥鼠王國人民,總之兩邊都是各壞鬼胎的利用白河愁的身分,如果要丟也是第一個把他用完就丟。
不過白河愁很聰明,是難能可貴的科學家,想丟也很難亂丟,所以後來他也參與了國連軍開發計劃,參與了格蘭森的開發並且擔任其測試駕駛員。

第一次發現外星人有鬼,是送來的黑洞引擎被動了手腳,雖然發現送來的引擎有鬼,但改到完全沒事反而會讓地球陷入困境,所以白河愁只能用把傷害降到最低的方式防範,不過還是造成了傷亡,其中當時的測試駕駛員就是SRX小隊R2的駕駛萊提斯.F.布蘭修坦,被炸斷了左手。
後來自的引擎也被長得像沙皮狗的賽賽南給搞鬼,舊資料是特異點和歪曲力場的相關,但我的日文程度看不懂,只能勉強讀懂這些,詳解請自己爬資料或自己玩。

總而言之……白河愁的願望不難也不多,他只要自己的生命完全自由,能主宰自己的人,只有他自己。

所以他第一個仇家是邪神,邪神血契存在的一天,他就是邪神的僕人,不過我的想法是他沒有很恨母親,恨的應該是讓很愛自己的母親發狂的蘭格朗王室,所以他先間接得引發蘭格朗王國的毀滅。(五萬年歷史的國家就這樣間接毀在他手上)
第二個厭惡的是沒有自由的自己,因為非本意的契約,他一生都是邪神的僕人,所以一邊幫邪神做事,一邊等那隻軍隊壯大,然後到達有辦法殺了自己,只要自己死了,就算得到自由。(雖然說死了什麼也沒了,但活著也一直是別人養的狗,不如不要活)
但是除了利用自己這個混血兒身分的蘭格朗王室,當時也把他看得很扁的國連軍(或地球連邦)也很討厭,地上的地球連邦也不是真心信他,只是因為這個人不錯用,用完可以丟,所以在最強的軍隊養成之前,就先把他搞得一團亂。(在南極格蘭森的展示會上……國連軍是還滿狼狽的……看看那被削去一半的白金號……= =)

一個契機讓他復活,而且還給了那麼大的好康,就是忘了邪神契約這件事(看資料他們使用的鍊金術中的「咒文記憶素子」),這不折不扣的給了白河愁完全重生的希望,他終於能夠回到完全的自由之身,回到在胸口還沒有那道傷之前的完全自由,所以在他慢慢的尋回記憶的時候,也開始布局要復活破壞神,然後親手殺神,確保自己的完全自由。

在殺完神後就是那個倒楣以為自己亂搞格蘭森,賺到便宜的賽賽南,他不曉得他遇上的對手是個,可以滅國、擁有地上地底兩種血統,但地上地底都整到天翻地覆的地球人,可以殺神,就算是曾經支配自己的「神」,逮到機會也照砍不誤的人,所以沙皮狗後來就被白河愁報復回去了。(合掌)

白河愁曾敬重的人應該是胸懷大志的比安.佐爾達克,所以就算當時是邪神的信徒,比安博士交代他的事,他也都有去做。
另一位是我自己想的,就是他的劍術老師傑歐路德,其實白河愁的用詞雖然都是日文的敬語,有禮貌但距離感超大(可以說很有誠意也可以說超沒誠意),但對劍皇大人的尊敬還是存在的,以傑歐路德的個性也不會對這個混血王儲有差別待遇,只是當時的他們各自有各自的立場和使命要執行,只是劍皇大人的運氣不好,因為逃生裝置故障喪命,不然我覺得白河愁不是真心要劍皇大人死。

對上主角的安藤正樹,他是羨慕多於厭惡吧……因為他當自己曾經想要的風之魔裝機神的駕駛員,看不慣的也許是對於明明不是自己的國家,卻還幫人家努力作戰的這一點。(我覺得白河愁一定有因為這個把正樹當白痴看XD)
不過換個角度想,那時是邪神信徒的白河愁應該也很欣羨,那個人身邊有支持他、值得信任的伙伴,也有自己想要完成並且努力的信念。
反觀自己,不論是哪一方的勢力(邪神、蘭格朗、國連軍、外星人)都是把自己當棋子,並沒有任何人是真心對待白河愁,只是想要利用他,看看小蠢蛋正樹,就算是為了拉.奇雅斯、蘭格朗王國、正義、和平、良知……不論是為什麼作戰都好,那都是憑正樹的意志。

白河愁對正樹有沒有敵意,在我眼中是不曾有過。(先言明,我還沒打開腐之心)
因為沒有理由,對白河愁來說,在還是邪神信徒的時候……連神都是自己的敵人,該做什麼是「別人」要他去做的,無法出於自己的意志,在眼中魔裝機神的操者不過就是被召喚下來擋他路的人,如果要得到自由,受到精靈祝福的操者說不定還能幫自己解脫,有需要用到敵意兩個字嗎?不需要。

等他復活後,安藤正樹是個很有趣的傢伙(再言明,我還是沒打開腐之心),這傢伙曾經很恨自己,蘭格朗被滅、養父之恨、地上的幾起戰亂……都是直接或間接由「白河愁」引起的,但是安藤正樹卻在理解「以前的那個白河愁不是真正的白河愁」之後,無條件的一起並肩作戰,在第四次機戰S和F完結篇、邪神降臨裡都是,正樹只會說沒品的蠢話,但沒有對白河愁惡口,還是閃開不要你幫助之類的話。
只因為白河愁一句我現在沒有理由與你們為敵,所以讓我為這件事盡一點心力。←這樣的理由相信了白河愁,一同作戰。(人家隨便說兩句你就信,安藤正樹,哪天你被拐了、被賣了、被愁整個打包帶回去都是你自作自受!我沒有開腐之心唷!這是邪神降臨破台後溫蒂和琉妮聊天的內容。XD)

不過後來白河愁還是得到了很奇怪的伙伴(部下?),就是愛慕他的兩個女性,一個是看了他精壯赤裸的上半身,用色心抵抗邪神的信徒,從邪神信徒變成白河愁信徒的莎菲妮,還有王位第二繼承人的堂妹摩妮卡公主,此外還有就是王位第四順位繼承人的提留斯。


對白河愁來說……他唯一希望正樹改進的是用詞……絕對是說話的用詞!
白河愁的名言就是:下品ですよ,マサキ。(說話很沒品哦……正樹)
黃炎龍頂多是管管正樹成語誤用的部分,但是白河愁幾乎每一次登場就會管正樹的用詞,因為正樹的用詞就是很粗魯、沒禮貌,和永遠用敬語的白河愁差很多,另外就是正樹都會因為覺得很麻煩,就幫一些科學的專有名詞亂取一些名詞,不然就是亂唸一通,然後再被白河愁糾正。
在第四次機戰中,就有因為在講特異點的事情,正樹要問愁事情,但口誤把名詞唸錯被白河愁糾正的橋段。但……正樹只回了人家一句:反正你聽得懂就好了,快給我說清楚。(正樹……你被當笨蛋看不起,不是沒有原因的……淚)

雖然白河愁覺得安藤正樹非常的沒教養,說話也很粗魯,但是對於他提出來的疑問還是會一一回答,雖然不會對正樹說謊,但通常會選擇性回答。XD





不過啊……就是我在查資料時,是有看過在日本人建立的資料中……寫著………
因為被親生母親白河美咲刺了一刀的關係,所以白河愁在心底留了陰影,所以他不太信任女性,也厭惡女性的觸碰。
順帶一提,這是討論機戰的網站,不是女性向的腐女們建立的網站哦!



所以我會腐愁X正這個配對,絕對不可以怪我哦!
[PR]

by miosasuka | 2010-06-14 03:29 | 魔装機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