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談:安藤正樹

我流派看法,請大家多多指教。
依然是不可靠記憶+破爛日文+爬文之後寫出來的,如有謬誤請指正。謝謝~
因為太喜歡正樹這個角色,本來想嘲笑他結果失手,變美化度增加120%,請不要太介意。



會注意到他現在想想,是因為小白和小黑的關係,果然帶著貓上戰場的人,真的很引人注目,雖然聖戰士座間翔帶著恰姆,但顯眼度還是比不上黑白貓。

該怎麼說呢……會喜歡正樹絕對不是因為他是個笨蛋,因為他是個很笨的笨蛋,而且還是個路痴。(喂!)可是和之前擔任他好友角色的甲兒,這類形的熱血笨蛋又有一點不同,在我的分類裡正樹是屬於纖細的笨蛋。(這樣也能分啊!)

拉.奇雅斯召喚來的地上人,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在地上多半都是天涯孤獨一人,已經沒什麼牽絆的人,這樣選擇操者,不知道是不是精靈希望被選上的人能至此之後久居在拉.奇雅斯,總之被召喚的人都有自己不平穩的過去。
從這樣子似乎可以看得出來,為什麼正樹的思考會略為和一般熱血型的主角有一些不同。
他是個很有趣的孩子,很熱血、很有正義感、很善良←好似滿足了所有英雄該有的條件,且也相當的多愁善感,不過真正讓我喜歡正樹的並是這些,應該說是他有在成長和思考的這一面。

在魔裝機神的一開始,對話選項幾乎都有對拉.奇雅斯戰役不太關心,甚至想回去地上世界的對話,也是我個人覺得「比較像是正樹會說的話」的選項,阪田做這樣的台詞讓玩家選擇,讓我覺得正樹是打從心裡厭惡戰爭,可能與他的雙親都死於恐怖分子的行動之中有關,到死的恐怖那一關,那意氣消沉的模樣,讓人想起來他還是個十五歲的少年,對於生命不會像看待遊戲一般輕忽。
從一開始知道機器人有安裝緊急脫出裝置的安心,到知道自己第一次殺了人的錯愕,消沉的正樹最後是由最能理解戰場的前軍人──大地魔裝機神第一任操者的利卡爾德來開導,才稍稍釋懷。

和許多主角一樣,正樹對於自己正在守護的東西,國家也好、人也好,也都存疑過,其中不斷去教導他的是魔裝機計畫最初的指揮官菲依爾王子,只是最諷刺的是最後菲依爾也是逼得操者不得不刀刃相向的主使。
遭遇這其中的巨大轉變,也許可以說魔裝機神的操者不是地底人,可以比原國民更能去看清一些事情,也可以說正樹真的有去體悟到過去許多人,用生命教他的事,但是對一個才十多歲的主角來說,這一切要有多大的覺悟?
(同樣在隆盛和天山之間也有殺與不殺的描寫,但是隆盛的信念總是少了點堅持和自己的想法,這細微的不同也許就是我比較喜歡阪田組的腳本勝過寺田組腳本的原因)

正樹也是唯一會和自己使役魔吵架的操者,而且他的貓也不對主人使用敬語,是正樹的大而化之,也是他不想在他的心中分階級的想法,正樹是獨子但和他的貓相處起來像兄弟姐妹,正樹和小白吵架,小黑出來酸還阻止。
或是看著他和普蕾西亞與緹尤蒂一起相處,正樹是很珍惜那種家族氣氛的小孩,我想都因為是他還沒完全獨立前就失怙的原因。

和好敵手的白河愁不同,正樹是在眾人的關照下成長,就算沒了父母,到了蘭格朗從長輩級的父兄、可愛的姐妹全都再次送給他,和另一個土生土長在那個環境有一半血統還是來自地底的那個人完全不同,也許是同樣來自的地上的人,他們都有自己傷心的際遇,地底的人們則尊他們為客,這是當主角最幸運的地方。
滿多主角就這樣恃寵而驕,正樹不太有這樣的機會,他面對的磨難是一次又一次在眼前或親手喪失曾經很重要的親人、伙伴。(阪田如此敢發便當,是我最恨他的地方,殺了好幾個都是我喜歡的角色)
論悲傷的事,應該沒有少過白河愁,只是白河愁要不到愛(不認為他不需要,是沒人肯給),正樹的背後有太多人在支持和關愛。

不過除了主角本身就合該配備的優點,撇開那些不談不算,我個人認為正樹最大的魅力在他對事不對人的個性,這一點再正樹面對許多重大決定前,讓他數次做了冷靜又正確判斷,沒因私情誤事或顯得優柔寡斷,和菲依爾王子的對決,師兄凡革的愚忠和正樹就是強烈的對比。

白河愁在「眾神黃昏」這一關之前正樹對他的態度,和之後兩人的和平相處都再也能證明不過。
安藤正樹不是冷血到不行機器人主角,是什麼都寫在臉上的類型,在面對邪神信徒的白河愁時期,正樹衝動到有點小白,比如才第一次見到愁,說話的口氣就超差,追到地上之後見到白河愁更是沒有一句好話。

但每一場戰役都可以看到這孩子的成長,原本以為比安博士是惡者,當知道真相時比安真的壞透了嗎?
白河愁在地底、地上幹得好事,帶來偌大的混亂,但處處矛盾的作法真的就是這個人本意嗎?手刃白河愁時落下的淚,我很希望阪田能寫清楚,而不是我自己瞎猜、解讀。

不過看阪田組的腳本,第四次S、F完結篇←這些系列,面對再復活的白河愁忘了自己這件事,正樹一開始當然覺得白河愁是在裝傻、裝無辜,但是比起什麼壞事都還沒有開始做的愁,地球迫切的危機才是自己該守護的,而隨著最強路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從眼前晃過,正樹也確實的接受了某一些事實。


「放下」,是很難的一件事,面對重生的白河愁,正樹很多事都學會放下了。
妙的是愁不會也沒有對正樹多解釋什麼,因為國家是自己毀的、傑歐路德是死在自己手上,做過的事白河愁是從不卸責,正樹卻在知道邪神的事情之後學會不去計較這些事情,因為做那些事的人,不是眼前的這個,眼前的人目前沒做壞事,那何不放一點信任給他?因為不想再後悔,不想只看事情的單一面,這樣的事情,在每一場戰役,有不同的人用生命教導過。


我覺得正樹在判斷是非上有很獨特的一面,特別到白河愁都很欣賞他,不然不會揪他去打邪神,以白河愁的自負,應該沒想過還會被邪神官羅卓爾再招降一次,結果還是靠正樹的說得,恢復神智。
(百分之二百是不甘心,被笨蛋罵笨蛋是多讓人傷心難過的一件事啊。XD)

看到與邪神戰後白河愁問正樹:難道你在幫我之前都沒想過? 我就不禁莞爾,正樹當時回答愁的是:我作夢都沒想過會來幫你。(如果我沒有誤讀這一段的話)
如果不是給予身邊的戰友同等的信任,是誰敢用這樣的心情上戰場,特別還是看過身邊那架機器人與操作者的實力。
雖然有著:你如果做壞事的話我再回頭宰了你!←這樣的決心,不過在正樹身上我看不見他在出戰前有懷疑過這是陷阱還是認為白河愁會背叛。
雖然看到白河愁被招降有一瞬間的錯愕,不過不會放棄溝通是主角的美德。(我不要再寫那是「嗶~」的說得了。XD)


正樹這樣成長型的角色,才會令人喜歡,沒死小孩的執著,沒有可以倚靠的天才無敵才能,也沒有太像真正一般人的懦弱,要追得上他不斷成長的腳步,還是能夠「放下」這件事,並不是每個人都能輕易的說到也做得到。


果然寫到最後還是歌功頌德了(扶額),我本來是打算狠狠得嘲弄正樹一番的……Orz,如最初的那段,我到現在還是覺得正樹是隻小笨蛋,不過愈喜歡的角色怎麼寫,缺點也會變可愛的地方。
所以這一篇如此獨斷的想法,還是只能放在自家的後院了。XD
[PR]

by miosasuka | 2012-01-11 03:17 | 魔装機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