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台北的第一個新年

搬到台北的第一個新年,只能說過得有夠充實,除了按慣例,要拜拜很忙,除夕那一晚還到姑姑家圍爐,吃完飯還開兩桌聚聚賭,不是……是連鉻感情,倒是我哥在牌桌上發了一千元紅包出去。 XD
結果年初一也跟著黏在牌桌上,按慣例…每賭必輸的阡陌,不論家人怎麼拐、怎麼騙,我是不上牌桌的,所以安心的在一旁帶小孩,還有跟長得比我高的姪女玩。\^O^/

年初二,因為搬上台北太遠,外婆又離開了,所以今年是娘親出嫁後,第一次沒在年初二回娘家,娘家啥時都可以回,用不著挑在一定塞車的年初二,跟娘家的親戚曉以大義後,
這一天的台北,難得是近半月來的大晴天,哥哥早安就說到淡水去流浪唄!於是載著娘親,騎著二台摩托托,一路看著開車的人塞在路上不會動,快樂的到淡水流浪半日,難得的好晴天,因為娘親的雨人屬性馬上讓太陽躲起來…=_=,至少沒下雨啦…
淡水的人好多…一路走一路閒聊,走走笑笑,還到真理大學去晃晃,最後在阿兄的介紹下,吃完名店路邊攤,心滿意足的回家去。

年初三,按習俗是睡到飽的日子;睡到中午真的是睡夠了,才睡醒一家子就被姑姑和姐姐拖出門打保齡球,椎間盤突治癒的阡陌,總算可以不用再用怪怪的姿勢丟球,可…阿兄和阿姐打得比我好是理所當然,怎麼第一次打的老媽也打得比我好?
101分還是排第四,後面只有個阿姑…第四局我居然最後一名…T^T,球道一定不直啦~~球道沒水平啦~~~(哭著打滾耍賴)
[PR]

by miosasuka | 2006-01-31 23:16 | 日記本